mountain flower

【双黑太中】 勇气(中)

*个人脑洞

*应该不是坑了

————————————

【诶,可是前辈,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关系很不好,你找他难道中原先生不会发火吗?】 樋口想起平时一向宽厚有礼的中原先生一听到太宰先生的事情就咬牙切齿、大发雷霆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寒战。

那是真的生气,满眼都是杀意和戾气。

芥川沉默了,显然他也想到了这些。不过他也无所谓了,关乎太宰,芥川总是无法冷静。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那个男人的,中原先生应该是一个。

【笃笃笃——】直到敲门声响起,芥川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中原中也的办公室前。

【进来。】里面传来中原先生的声音。中原先生的声线很好听,有时候带着得意,有时候带着嚣张,有时候又带着沁人的冷冽。芥川脑子乱糟糟地想着。

中原中也正在看文件。尽管他不喜欢这种文书工作,但他依然认真。叹了口气,中也微抬起头,看着门外的芥川,意外地发现这个家伙身体紧绷,双拳握着放在身边。似乎有什么事正在困扰他。

【什么事?】中也眉头微皱,他不习惯这样子的芥川,就好像回到了多年前站在太宰身前的那个小子。

【……】

【唉。】中也放轻了声音。【进来说吧。】

对于中也的温柔,芥川并不吃惊,中原先生对属下一向不错。

只除了对太宰先生。

【咳咳,其实是有关太宰先生的事……】芥川把拳头放在嘴边咳了几声,郑重说道。

他抬头望向中原先生,意外发现中原中也的眼神变了。

恼怒,不耐,戾气甚至杀意一闪而过。

【哦,那只青花鱼?】中原挑眉。

…………

芥川走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前来报告的樋口。

【前、前辈】樋口跑过来,喘着气。

【首领怎么说?】

【首领说,现在双方息战,太宰也曾经是他得力的部下,确实应该帮忙呢】樋口急匆匆地说着,忐忑看着前辈的脸色。

【啧,重点。】

【……首领说他确实知道太宰变成这样的原因,但是他没办法帮忙呢】樋口更忐忑了,她看见芥川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什么意思?】

————————————

【当然不是异能。根据我的情报,太宰是中了一种深度催眠,被陷入最痛苦的回忆里无法自拔,当然,】首领交叉着修长的手指,勾起嘴角,【这种手段,对黑手党来说完全不够看。能不能出来,不过是凭太宰自己的意愿。所以我说我们帮不上忙。】

【呵呵呵】森欧外眼里闪过诡谲的光【他自己想死,谁救得了呢?】

——————————

【前辈!】樋口慌张道。

【咳咳——咳咳咳——】芥川半跪在地上,咳得厉害,他有些痛苦地握着手掌。太宰先生,太宰先生,就为了些回忆,就不想活了吗?!

那,那自己,从地狱里爬起来,为了生存和认可,又算什么?!

芥川抹过嘴角,眯起眼睛,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把樋口的呼唤丢在身后。

【啧,为什么又来找我?】中原中也扔掉了手中的文件。

看着不说话的芥川,中原中也不禁笑了【哈?!我想我已经说过了,那叛徒要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更不可能会救他!】说到这,他收起了笑容,眼里满是认真。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救他。】芥川也很认真。

中原中也脸上闪过一丝恼怒,随后他又笑了。

【我不知道怎么救,我不是医生。不知道怎么拉回一个陷进自己回忆里痛苦还不愿出来的蠢蛋。】显然,刚刚首领给的情报已经送到中原中也这里了。

芥川仍旧直直地杵在那儿。

【……啧,不过你可以去问问广津先生,他跟那家伙熟。之前似乎有个最了解他的家伙在,不过死了。】中原中也轻勾唇角,冷笑,【那也许就是回忆之一呢,好部下,好朋友不是么?你还是先去问广津吧,我有很多文件要看。】

说罢,中原中也摆摆手,披上漆黑的外套绕过芥川出了门。他对这个部下的耐心已经耗尽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