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 flower

【双黑太中】勇气(下)

*一口气写完!

———————————

第二天,中原中也早早来到办公室,就看见立在门前的芥川。苍白的脸色更加白了,眼下一片青黑,一看就是一夜没睡。

【啧,你这是什么意思?】中也的脸色冷了下来。他掠过芥川身边,依稀能感觉到芥川身上的冷气。毕竟是深秋。

一进门,中原中也愣住了。

之前书桌上堆的高高的文件不见了,全部被分门别类地整理好了,上面依稀可见批改的字迹。

中原中也低下了头,帽檐遮挡住了他的眼睛。

芥川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表情。

突袭瞬间而至,芥川本能想要运起罗生门,但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锐利的拳风扫到了墙上。

突袭的男人一手朝后领着滑落的大衣,一手插着口袋。芥川不知道他攻击用的是哪只手,但是毫无疑问,男人手下留情了。

【你僭越了。】中原中也抬起头,露出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泛着寒意。

【咳咳,在下已经帮中原先生处理完了所有的文件。也问了广津先生。】芥川擦去嘴角的血迹,缓缓爬起来。

【知道了一些事,但是没有解决的办法。】芥川掠下眼帘,是的,知道了又能怎样呢,没人能说动太宰去做什么,除非他自己愿意。可是,他不甘心,他还没得到太宰先生真正的认可。而人虎……芥川咬牙,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太宰先生就这样死掉。

中原中也没有说话。他觉得疲惫。也很……

他无意处置芥川。毕竟工作什么的本就是借口。再找个就是了。

但,终归是借口。

他是真的想过杀了太宰的。这符合彼此心愿,不是么。但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之外,还有……

呵,好吧,那就试试看吧。即使没有用,好歹他也算努力了。

不过是怕即使救了也依然面对没有效果的结局,显得自己可笑,显得自己多情。

不过是少了点面对这一切的,勇气,罢了。

【走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开门。】中也叹了一口气,披上外套,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芥川愣愣地跟着,他不太明白中原中也的话,但他能感觉到中原中也态度的软化。

他其实也只是赌一把罢了,赌他比樋口他们更了解中原中也一点,赌自己看出了中原先生在提到太宰先生时的眼神里,除了厌恶和戾气之外,那同样一闪而逝的伤痛。是的,伤痛。他就是这么觉得罢了。因为,他们都算是——

——被抛弃过。

——被抛弃过么?

这么想着,已不知不觉跟到了一家店前面,食物的香味飘来。

【吃了早饭吗?】中原中也问道。

【…在下还没有,不过…】

【那就吃一点吧,不急。你放心,那家伙死不了,他想死了你们拦不住的,他只是……】中原中也沉默了。早点摊前雾气腾腾的,芥川看到他的眼神茫然望着远方,似乎在回忆往事。

【吃完了么?】中也回神,【老板,打包好了吗?】中也问向那个笑呵呵的老人。

【好了好了,拿去吧,天冷,趁热吃。】

【谢谢。】中也付了钱,提过一个纸碗盒。芥川依稀看清里面似乎是粥。

就这样走到了侦探社门口。太宰先生应该就在里面,芥川想起太宰的样子,心里一阵发堵。

芥川在前敲了门,开门的是那个白痴人虎。只见他一脸惊喜——

【芥川,你来啦!额,还有中原先生,你好。】人虎有些腼腆。

芥川一把推开他,【太宰先生呢?】

人虎的表情变得失落,担心地说【太宰先生还没醒,国木田先生在按着他呢。】

按着?芥川刚想问些什么,中原中也就径直走到了房间里面。

太宰正险于梦魇之中,他表情痛苦,泫然欲泣,身体挣扎得很厉害。国木田正按着他,不让他晃动到手上的营养针。与谢野坐在旁边,还有其他侦探社成员也在。

中也走进去,放下手里的粥。他无视众人的视线,淡淡说道【劳驾,都出去一下。】

国木田有些警惕地看着他,他知道这个重力操纵使不好惹,可以轻易要了太宰的命。

乱步一脸无所谓地率先走出去,顺便还拍了拍中也的肩膀。一副知道你要来的样子。

众人陆陆续续地跟着出去,关门前一秒看见中原中也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清晨微弱的光线被阻挡在外,室内重回一片昏暗。

国木田还想说什么,却闭上了嘴。

门被掩上,里面时不时还听得到太宰的低声哭泣,渐渐渐渐地居然平息了。

门内,中也正靠坐在床头,太宰的脑袋躺在他的怀里。中也抱着太宰,一手紧紧搂着,让太宰紧靠自己胸前,一手轻拍着太宰的背,嘴里喃喃念着——
【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在我们之前住过的那个老房子里。】

【还记得吗?没有一点光,很黑暗,但是很安全,我们经常躲在那里,躲着我们的仇人,那时我们还太小,打不赢他们。我们联络不到组织,我哭的时候,你有时会变出不知道从哪里的食物。现在想想,估计是你从哪儿偷来的吧,真丢脸啊,太宰。】中也突然嘲讽了起来,就像他平时对太宰的样子。但很快,他的神情又重新温柔了起来,如果有人见到他这个样子,一定会很吃惊。

【你不知道吧,你那时就常常做噩梦。哼,真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那个时候,我就是这样抱着你你才安静下来。】中也轻轻拂过太宰的额发。

他温柔的神情里闪过一丝心碎和伤痛,但他还是坚定地说道——

【所以,醒来吧,不管那些回忆多么痛苦。】

【……我希望你活着。】

——————————

良久,卧室的门开了,中原中也走了出来,他的外套搭在手臂上。

他没有去看站在门外的侦探社成员,也没有管还留在侦探社的芥川,只是匆匆走了出去,带上了大门。

众人面面相觑,芥川走在前面,急急忙忙打开了卧室的门。

窗帘已被拉开,清晨已经过去,阳光变得温暖而明亮了起来,太宰靠坐在床头,正看着窗外出神,听到声响,他缓缓回头,一双桃花眼多情而戏谑,只见他微微弯眼,唇角勾起,和众人打了个招呼——

【哟。早安哪,米娜桑~】。一如既往多情而又欠扁的声线。

人行道上,中原中也听见侦探社里传来的打闹声,轻轻哼笑了一声。

打闹的房间里,一个空了的纸碗静静地躺在垃圾桶里,已忘却了它装过蟹肉粥的事实。

——end——(❁´◡`❁)*✲゚*

第一次写文,请大家多多指教。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