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 flower

【双黑太中】思念如水,得找个出口才能活(1)

*大修,看过的小伙伴敬请再看一遍。

*大概是中也追太宰的故事。

*Ooc

————————————————

黑手党高层办公室。

一大堆文件静静地堆在桌上。看着这么多工作,中也不禁出了出神。一丝倦怠由心而生,他望向窗外,雨势颇大,窗面上雨珠一串拥着一串,迅速划过去。

这些天没有什么干部的任务,哦,如果不包括这些繁杂的文件的话。每天的日子过得都一模一样,一个人起,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他应该早已习惯了的,毕竟,在不打开灯的家里一边听着雨声,一边品着红酒,静静地呆着,确实是一种享受。这么安静不像他,但是谁说这又不是他呢?他承认,他的的确确有点变了。

本来不应该这样的,如果不想起他的话。那个最讨厌的家伙,是的,讨厌!但是,最近莫名地,他常常会想起他——

太宰。中原中也念出了这个名字,在一个人的办公室里。

看到芥川倔强的背影的时候,他会想起那个人,怎么那么狠心冷漠。听到大姐调侃他们小时候的时候,他无奈的同时,又想起了那个人。从遇见他开始,已有十多年。十多年里,不管是小时候冷冰冰的太宰,还是长大后越发狡猾的太宰,除了并肩作战,其他时候,留给他的,不是充满恶意的作弄,就是一个远走的背影,留下他一个人料理后事。这次对抗组合久违的合作,也是如此。

想起来就来气。

……想起来就难过。

不愿意再想。不想去想自己在他心里是否留过痕迹,哪怕是厌恶的存在呢?还不是说走就走,根本就不曾在乎过。

跟个女人似的东想西想,这真的不像他了。中也摇摇头,嗤笑了一声。

他拿起了文件。

那个人有了朋友之后,倒是开心了一点。可能生命突然有了一点意义,就要拼命去抓住吧。但是命运仍然在开太宰的玩笑啊,就在他的面前夺去了那个人的生命。一下子众叛亲离似的,所有朋友都失去了。可这样,他却还得活着。

——可怜可悲的太宰。

做了好人之后呢?

也许会好一点吧。毕竟那是传说中的救赎不是么。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因为自己并不是个好人。不一样,自己的一切都已经和他不一样了,包括这份多余的感情。

——可怜可悲的中原中也。

【嗤】 中也又摇摇头,怎么还在想。老了么?不是吧。中也苦笑。

回家路上。夏季的傍晚依然有些热。雨已经停了,地面的水分已经完全蒸发,重新变得焦干,辛苦下了几个小时的雨就像未曾来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就像太宰的心。中也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那是没看完的文件,因为今天效率出奇地慢。

他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了太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个男人正在和白发小子说话,他笑得东倒西歪。中也觉得脑子有点晕。

真好,你那么开心。

中也移开眼,等着他们走远了才挪开步子。

他低着疲惫的头,任发丝垂落眼前,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拿帽子。

摇摇头,准备回去洗个澡再好好奋斗,直到一个黑色的钱包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那是太宰的钱包,不要问为什么,他就是知道。每天花了几个小时来想的人,他怎么可能不了解。

他拾起钱包,捏在手里。就那么等了几秒,突然他打开钱包看了看,内层照片上太宰的脸正笑得肆意而欠扁。中也眯了眯眼睛,迅速摘下了那张照片。

晚上,侦探社楼下的咖啡馆已经要打烊了。一个戴着棒球帽,脸上挂着一副大墨镜的人走了进来,他穿着式样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色的西裤,乍看过去,像一个明星。

【额,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已经打烊了。】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服务员说道,是侦探社的。

【没事。我捡到了个钱包,应该是你们社员的。】中也把钱包递过去。

【哦,那真是谢谢你了呢,额,这位先生,您怎么称呼?】

【没什么大不了。】中也摆摆手,想要离开。

【诶,那不是太宰先生的钱包吗?】中岛敦一进咖啡馆,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黑色钱包。

【啊,真的是太宰先生的吗,太好了,你快谢谢那个先生!】女服务员指着门口。

只见门口瘦削身影一闪而过,来不及叫住。不过敦也不是一般人,瞬间就冲到了门外。

【呃,先生,谢谢你,我找了一下午呢,还以为太宰先生又去入水把钱包丢了。】中岛敦叫住中原中也,一脸如释重负加腼腆的笑。他可不想再被太宰先生坑去请吃饭了。

中也回头,看见白发小子的表情因为他的回头而变得吃惊。勾了勾嘴角,看样子戴了墨镜也没有什么用。【没什么,别说是我。】随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

之后又遇到了中岛敦几次,两个人都是有礼貌的人,一来二去也就熟了,期间中也还算救过中岛一次,两个人关系就更好了,只不过碍于各自身份,只是偶尔在一起吃吃饭而已。

中也常常带着中岛敦去吃高档的食物,但不喝酒,似乎知道自己酒品不好,不想吓着这个有点腼腆有点天真的小鬼。中岛敦十分不好意思,连连说要请回中原先生一次。

但是请茶泡饭就太不好意思了,虽然很好吃。中也倒是不介意。

【那么中也,你,你来我宿舍吧,我做咖喱给你吃。】中岛似乎是琢磨了很久的菜单,想来想去,好吃又容易做的似乎就是这个了。

【…好啊】 中也无所谓地说。

宿舍不大,还是挺整洁的,像这个小鬼的个性。中也坐在软垫上,一边喝水一边随便打量。床头有一张照片,中也眯了眯眼,探身过去,是……太宰,不,不只是太宰,是一张武装侦探社的合影。中也仔细地看过了每一个人,没再去看太宰。最后,他看着照片中间拿着满天星笑得一脸天真的中岛,微微弯起嘴角。不得不说,跟中岛相处,很舒服。这个人给人一种很纯粹的感觉,虽然天真单纯,但是却似乎挺可靠,让人不觉放下心来。如果他不是黑手党,可能他们关系会更好。呵,他突然想起了黑手党的那个小子,似乎对他总是不服气的样子。

【敦,需不需要帮忙?】中也走出房间,问向厨房里那个忙碌地打转的人。

【咳,啊?不用了,你休息着就好,今天无论如何让我来!】敦手忙脚乱地说着。

中也不再反驳。他回到客厅,闭眼休息。

中岛敦端着咖喱走出厨房就看到了这样睡着的中也。

眼帘轻轻闭着,遮住了平时锐利的冰蓝色的眸子。发丝挡住了半边面孔,整个人都很柔和。是的,这样子的中原中也一定很少见,至少在太宰或其他成员面前的中也一点也不是这样。中也倒是对他一向比较温和,虽然偶尔也会嗤笑他的无知,但大多数时候就是像这样,安安静静地呆着,说话也会带上微笑。

【好了吗?…我都快饿死了。】中也睁开眼,看向傻站在一旁的中岛。他并没有睡着,只是眯了一会儿。

【额,好了好了。】中岛连忙放下咖喱。

……

【好吃吗?】中岛紧张地问。

【好……甜?】

【甜?】中岛尝了尝。……

【…你做过饭吗?】

【额,做过茶泡饭。】冷汗。

【嗤,你居然分不清糖和盐吗?】中也轻轻笑了,【你应该做给芥川吃,他会喜欢的。】中也饶有意味地挑了挑眉。

中岛敦的脸色涨的通红,不知道是尴尬的还是其他什么。

【还是去外面吃吧】敦说着就站起身。

【不用了,只是味道比较特别。还…挺好吃的】说罢,中也抬头对他略带淘气地笑了笑。

中岛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两人安静地吃完。中也执意要来收拾,中岛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

中岛看着厨房里中也洗碗的身影。不由问道【中…也,我们…这算是朋友了吗?】

中也换上了洗碗的手套,顿了顿,随后继续刷起了碗。

【黑手党没有朋友。】

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小子失望的表情。真是————

——太天真了。

等中岛去开门倒垃圾后,中也的动作才渐渐停了下来。

朋友吗?…不是。

那他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狭窄的小厨房里洗碗?

…不能说。

中也闭上了眼睛。

——————————

直到响起再次开门的声音,中也才急忙把碗匆匆冲干净。

却迟迟没有听见关门声,中也不禁回头去张望,冰蓝色的瞳孔不由一缩——

太宰。中也不由在心里叫了一句。

太宰正站在厨房不远处,他的棕色外套被水浸成了深色,发丝滴着水,鸢色眼眸里透着明显的吃惊。

【中也?】

【中也,你洗好了吗?…额?太宰先生?】回来的中岛敦看见太宰站在房中,也有些惊讶。

【太宰先生你怎么来这了?】中岛敦带上门。

【我来蹭饭嘛?人家的钱包又丢了。】太宰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过随即看向厨房,【这个小矮子怎么会在这里?】他眉头轻轻皱起,让人难以察觉他的不悦。

但是中也察觉到了。

【你去死!】

一道脚风袭来,太宰脸色不变,轻轻松松接住了中也的脚踝。

中也啧了一声,不愿在敦家起冲突。他抽回自己的脚,脱下塑胶手套,换上自己的手套,戴上帽子,说了一声【我先走了,今天谢谢招待,敦君。】

手腕却被一下子抓住。

温热的触感传来。中也整个人都突然起了悄悄的战栗,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又或许……是知道的。

他太久没有看见太宰了,上次见面还是捡钱包时的匆匆一瞥。

中岛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妙。刚刚还笑眯眯的太宰先生现在变得有点危险,这是来自于虎的本能。以往深情款款的眼睛此时被刘海遮挡,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那周身的气场,显露着他的不悦。

也许要解释一下黑手党干部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他想。

【呃,是这样的,太宰先生——】

【他叫你中也?】太宰根本没听见中岛的话,他终于抬起了头,深潭般的眸子静静的,却莫名让人惶恐,【你叫他敦君?】

【…与你无关。】

中也耗不起,中也觉得自己不太好。他用了最大的力气抽出了手腕。——必须赶快走出去,中也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闷闷的,就要溢出来了。

还没走出一步,只觉眼前一晃——

——砰

太宰把他按在墙上,中也没有挣扎,他悲哀地发现,刚刚没有走出去,以后也走不出去了。太宰用的力气很大。逃不了。中也心里一声轻轻的叹息。索性抬起头,遵循自己心里的愿望,贪婪地看着太宰的脸。

太宰却没有看他。他的侧脸线条被光线晕染,双眼却冰冷刺骨。他盯着站在一边的中岛敦。

【解释,敦君。】语气仍是温和的,和平时差不多,但是这样面无表情的太宰,中岛没有见过,即使在当初他神志不清,被太宰扇那一巴掌的时候,太宰的脸上还挂着关心……现在他却被那双眼睛盯得有些发毛。

但是中也熟悉,黑手党那会儿,太宰拷问的时候,就是这副鬼样子。啧,——越来越麻烦了,心里难受地像是要炸开。

【你这是要做什么,太宰?】中也说着,抬起一只手扶着太宰的脸庞让他转向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动作有多么暧昧【怀疑黑手党私通人虎吗?】这话说得有点毒了,在中岛面前,中也从没这样称呼过他。

太宰有些愣怔地看着中也的动作,随即微微抬起下颚,鸢色的眼底带着一丝冷漠和厌恶——

【我不怀疑黑手党私通,只要boss还有点脑子的话。我怀疑的是你私通。】太宰欺近了中也,类似河水清冷的气息扑到了中也的脸上。

中也微微战栗。他感觉到莫名羞耻,心底升腾起一股愤怒,叫他不知如何发泄。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