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 flower

【双黑太中】勇气(上)

*个人脑洞

*坑

——————————————

【芥川先生,真的要跟中原先生说吗?】 樋口一叶小跑着跟着上司的脚步,看着前面黑色大衣被匆匆的步伐带动,扬起墨色的翻边。

一如往常的利落冷锐,像一道瘦削的闪电,如果……忽视他攥紧的双拳的话。

芥川龙之介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慌张,起码这件事发生在其他任何人身上,甚至是首领身上,他都不会太在意。不过是生个病罢了,梦魇说可怕是挺可怕,但也没什么大不了,走过黑暗之路的人,谁没有些心悸的往事。
但,这是那个人,那个冷漠又强大的男人,那个他可能要用一生去追逐接近的人。他渴望着他的认可。记忆中他总是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太弱了,芥川君。】

【不会有下次。】

以及……【你也变强了嘛,芥川君】。他在暖黄的夕阳下微笑,肩膀上依稀还能感觉他手掌的温度。

可是他崇拜如此的男人,居然变得如今这样。几分钟前的画面又闪现眼前——

太宰消瘦了很多。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还有些冷汗,他坐在被阳光照满的床头,双腿蜷起来,胳膊抱着自己的膝盖,眼茫然,没有一片神采。他没有穿着平时衬得他格外风流不羁的条棕色风衣,也没有打领带,而是穿了一套白色睡衣,印着黑色圆点,如此可爱的睡衣不像是他的风格,想必是那个蠢蛋帮他换的。

【太宰先生一直这样,不吃东西,也不睡觉,一睡觉就做噩梦,叫也叫不醒,好不容易醒了就这副样子】人虎慌慌张张地说着,脸上明晃晃挂着担忧。

【为什么告诉我?】芥川不解。虽然他同样担心这个样子的太宰先生。

【是我叫他找你的。】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插进来,带着一丝不容忽视的严肃。

说话的是那个让人忌惮的侦探。

芥川回头,赫然发现侦探社的成员都到齐了。

【我没办法治疗他,你应该知道所有异能对他无效。】与谢野补充道,【况且他中的也不可能是异能。我尝试用普通的方法治疗他,但是他拒绝沟通。】

话音刚落。小镜花就走到了床边,看着太宰的眼睛【太宰先生,你今天还好吗?】

光线亲吻着太宰的侧脸。

太宰轻轻转过头,看着镜花,直到眼里有了焦距,他轻轻勾起一点嘴角,然后又慢慢转回头看向窗外,视线又重新变得茫然。让人怀疑他是否听见了他们说话。

站在一边的国木田看不下去了,他往前走了几步,揪住太宰的睡衣的领口,忍不住说道,【太宰,已经快一星期了,你还要这样半死不活到什么时候?你身体会垮掉你知道吗?你会崩溃的!这不像你!你不是要朝气蓬勃地自杀吗?你这算哪门子的自杀啊?】

【冷静,国木田】 社长说着 【别动到了输液管。如你所见,我们的社员面临了一些困难,太宰需要治疗,但是他抗拒与谢野的疏导。】

看了一眼乱步,社长继续说道【如今我们也算是和平共处,而太宰曾是你们的一员,他的过去我们并不了解,也无从查起。所以希望贵党能够至少一些提供线索。】

芥川紧紧抿着唇。他一言不发地看到现在,视线一直放在床上的那个人身上。那个人完全没有反应,只是盯着窗外出神。

【知道了,在下会通知首领。樋口,走。】他一把推开还想和他说些什么的人虎,也没再计较他今早故意挑衅自己把自己引来这里的事。

出了门,芥川攥紧拳。

【樋口,你去把这件事通知给首领。】

【是。额,那芥川先生你呢?】樋口有点不放心这样的看起来冷静无比的芥川。他知道那个人在他心里的地位。

芥川的步子顿了顿,看见樋口的眼神,还是说了句——

【去找一下中原先生。】

毕竟曾经是搭档。芥川想着。




评论(5)

热度(19)